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虞鑫的博客

少管大自然,多问人间事。

 
 
 

日志

 
 

直击哥本哈根|丹麦文本疑云  

2009-12-10 13:43:04|  分类: 哥本哈根气候大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直击哥本哈根|丹麦文本疑云 - Fish - Fish@COP15

就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丹麦文本”事件,我的同事李雁详细介绍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周二的哥本哈根会场里,媒体和各国代表闹得沸沸扬扬的是一份当事人说并不存在的文本。这个东西在我从北京出发之前一周就有人万里迢迢的从世界各地 MSN问我能不能搞到。等到了会场,跟老朋友们重逢拥抱,倒有好几个人开口就问:“你有那个文本吗?”当然我也问了不下5次这个问题,对方要么一脸遗憾的 答“还没有,搞到给我也复印一份啊”,要么就是面带神秘的微笑说自己也还在找、跟着借故跑掉。

在人潮汹涌的大会走廊里,我忽然想起这么个似曾相识的情景,觉得很好笑——“有“越狱”么?““没有。”“绝望主妇呢?”“没有!”边说边递上一叠光盘。

这个传说中的文本,是哥本哈根气候大会的主办方丹麦政府拿出来的一份期望会议达成产出的草案。里面列出了气候谈判的几个主要元素,保护全球保护气候 的总体目标、发达国家的量化减排指标、发展中国家的行动与支持等等。统共5~10页,出发点是为了让一周后来到哥本哈根的110多国首脑们有个大白话写就 的政治性协议可以签。目前这个草案就是用来让各国先行。这个出发点听起来好像不错,然而并没能让很多国家买账。

我问了几个发展中国家的谈判代表,没人否认有这样一份东西存在,但他们认为那里面太过偏袒发达国家、对要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技术支持的事情关注 不够;最重要的是,看起来很美,实际非常空洞、不能起到约束任何国家承担减排义务的作用,是过过嘴瘾,不真正算数。这样的东西如果最后成为大会的最终成 果,后果可能很严重。

这个丹麦文本是出于主办方的私心——2007年巴厘岛会议之后,各国正式开始对哥本哈根要达成的协议展开谈判,不过汇集各国建议的综合文本从年初的 300多页艰难瘦身到现在,仍然有100多页,主要议题上卡壳严重。为了实现这个重要性和挑战度都史无前例的政治任务,丹麦人于是想到要做二手准备,甩开 大会的正式流程自己另写一份,进行不见光的“私下咨询”。这样一来,内容和有效性方面当然大打折扣,公正、透明性也更难保证。

其实,谈判正轨推进的艰难如实反映了各国减排雄心的不足,也反映出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合作支持关系的脆弱,跳过这几个关键问题想找到一条捷径的尝试,对丹麦主席国和貌合神离的国家来说是个轻松解脱,对地球气候来说怕是一条死胡同。

周二下午2点多的时候,英国卫报惊人曝料!指出发展中国家对丹麦人试图另起炉灶的企图大为光火,最重要的是把丹麦文本全文贴上了网!一传十、十传百 成为公开秘密的文件,终于见了光。到了这一步,丹麦气候部依然咬紧牙关说并没有什么丹麦案文,大家的猜疑是因为“大会气氛太紧张了”。下午中国代表团的吹 风会上,路透社记者打了一份丹麦案文全文放在发言人的桌上,问他怎么看。首席谈判代表略带讽刺的答道:“谢谢你,原来真有这么个东西,我都不知道丹麦何时 做过提案。”严格说,丹麦的确没有“提出”过提案。

周三早上一到会场,打招呼的问候语从“你有丹麦文本吗”,变得更加五花八门:有金砖四国文本吗?有小岛国文本吗?有非洲国家文本吗?等等。这是各发展中国家对丹麦尝试的回应——当然是一种谈判策略,但我觉得有点行为艺术的意思。

暗潮汹涌啊。

作者:李雁

【绿色和平气候与能源项目,学环境出身、研究生毕业后顺理成章的去环保局工作,两年后怀揣对全球变暖的一腔兴趣投奔绿色和平。现在主要负责气候政策、影响等工作,2007年到2008年作为绿色和平国际气候谈判代表团的成员参加巴厘岛、波兹南等各次谈判会议】

>>>>>前往“我在乎,我行动”官方网站,了解如何让中国拯救世界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