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虞鑫的博客

少管大自然,多问人间事。

 
 
 

日志

 
 

放手北极,超越石油  

2011-03-24 14:38:57|  分类: 北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何为行动主义(Activism)?一句话说不清楚,一篇文章也难以写全。
以下是2010年秋的一篇文章。要说明的是,这只是行动主义的一种,有突出的特点,但不代表所有的行动主义。
====================================================================
放手北极,超越石油 - Fish - 虞鑫的博客
 
白浪滔天,疾风刺骨。
我身上那厚实的海上防寒服略小了一号,或许它就是应该这样紧紧地穿着——四肢行动起来有点费劲,却可以帮助你有效保暖。我们两艘冲锋艇,一前一后,行驶在巴芬湾海域的浪峰浪谷之间。那座凯恩能源(Cairn Energy)公司的钻井平台已近在眼前。那庞大的钢铁主架被漆成扎眼的猩红色,四角的立柱上各有一圈醒目的黄色,在高出海面10米的一侧铁梁上有它大大的名字“STENA DON”。我们的第一艘小艇靠上了其中一个立柱。位于冲锋艇后部的驾驶员努力将小艇稳住在平台下方,一名志愿者站在船头,将大包的物资尽可能迅速地从艇上卸下,平台立柱的边缘上仅有一些狭窄的空间,但已足够放下我们的装备。我和其他3名志愿者还有摄影师史蒂夫在几米外的另一条小艇上,静静地等在一旁。虽然双耳早已被眼前这个钢铁怪物发出的轰鸣与海浪的咆哮声封堵,但我仍能清晰地听见自己的心跳。
不出五分钟,第一艘小艇上所有的东西被挪到了平台上,驾驶者迅速将艇退了出去。我们所在的小船立即向前,靠上那根粗大的立柱。我这个自以为是的中国志愿者,跟随着身前几位专业攀登者跳离艇身,踏上了这座海上钻井平台。就在我们的小艇向后退开的时候,我看见史蒂夫在艇上一边扶着摄像机,一边向我们扬起一只竖着大拇指的手,他身后是被海风撕扯着的黄色小旗,写着“Go Beyond Oil(意:超越石油)”……

 
这是不久前的那一晚,我在北京怀柔的一个会议住处辗转难眠,想象着自己正身处绿色和平“希望号”在格陵兰岛西岸的特别行动之中。
 
凯恩能源公司是一家中小型的英国能源企业,成立刚20年,之前的主要业务是在南亚的印度与孟加拉进行石油勘探与开发,规模一般。这家名不见经传的公司,之所以能获得在格陵兰西岸外北极海域的石油勘探许可,主要原因是原先一直对该地区虎视眈眈的英国石油公司(BP),因为2010年4月以来发生在墨西哥湾的严重石油泄漏事故,迫于压力放弃了竞标勘探许可(根据英国《卫报》的报道,绿色和平的介入对BP的退出贡献了部分力量)。于是,一个世界500强前5名的石油大鳄退出,另一个混迹于发展中国家的石油愣头青捧着天上掉下的馅饼,兴冲冲地奔向地理、气候条件远比墨西哥湾(或南亚)复杂恶劣的北极海域,开始在过去从未被人类钻探过的巴芬湾进行钻井勘探。2010年7月初,凯恩能源在其网站上对外宣布,其计划于今年夏天在格陵兰西岸外150公里,水深300至500米处打两口井,钻探深度分别为4200米和3250米。鉴于北极的气象条件,这次钻探工作的时间约为55与38天。
 
放手北极,超越石油 - Fish - 虞鑫的博客
 人类在北极海域进行深水钻探,面临的风险首先是当地的自然条件,包括北极海域狂暴的风浪、无处不在的巨型漂流冰山、严酷多变的平日天气——即使在夏天,一旦太阳消失在云端,气温会骤降至零度以下——比起四季宜人的墨西哥湾,这里无论发生任何级别的石油泄漏,实施补救的难度都要大得多。此外,在巴芬湾这北纬70度之上的世界尽头,附近没有可以呼啸而至的美国海岸警卫队,更无大量可自驾船协助营救的专业人士或当地渔民——隔海相望的格陵兰岛岸边小镇Qaarsut的人口不到200,距离最近的10万人以上级别的城市远在3000公里之外的加拿大。
 
可以想象的是,如果巴芬湾内的石油钻井一旦发生失控的事故,凯恩能源可以先抽身而退,去几千公里外寻求救兵,至于能多快返回北极、多有效率地处理事故引发的环境灾难,任何人都难以得知。假如进入北极长达半年的全天极夜,人类只有在大半年后返回,目睹被染黑的北极熊尸体的份了。然而,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原油泄漏对于北极地区生态环境的毁灭性破坏,将远不止于北极熊一个物种。犹如地球生态风向标的北极,大量的野生动物以此为家甚至是最后的避难所:海豹、海象、海狮、驯鹿、独角鲸和白鲸等多种鲸类、数不清的独特冰海生物,这里的环境支持着以百万计的候鸟与留鸟栖息。同时,纯净的北极还是地球反射多余太阳辐射与热量的生命之盾,为人类应对气候变化默默给予着极大的贡献。
 
绿色和平在2010年7月底,向北极派出了行动船只“希望号”。这次的行动任务是要向全世界揭露贪婪的石油公司为了攫取地球上的原油资源,正在向大自然最后的净土——北极伸出不计后果的魔爪。显然,隐匿在格陵兰岛这个非正式国家背后的丹麦政府,已谄媚地站在了石油开发计划的支持一方。这个格陵兰的殖民宗主国期望着能从石油开发中分上一杯浓羹,特意派出了军舰,为凯恩能源的钻井平台工作现场提供军事级别的保护。对于任何理智的人而言,这都是个难以置信、又极讽刺的笑话。这艘挂名“F395”的战舰与上面的特别部队,既保护不了钻井平台免受北极风暴的袭击,也不具有浇灭海上大火或是阻止石油泄漏的能力。它能对付的,大概只有“希望号”这样为地球环境而行动的环保船只。不过这一点,显然它也未能做到。
 
经过几十天的准备,冒着被“F395”上的丹麦海军登船逮捕的危险,“希望号”的工作人员及志愿者们协心一致,在格陵兰东岸当地时间8月31日清晨,让文章开始的那一幕(除了“我”之外),真实地发生在睡眼惺忪的丹麦海军眼前。9名行动人员分乘小艇成功绕过了丹麦海军特别部队的设防线,来到STENA DON前,其中Sim(美国)、Jens(德国)、Mateusz(波兰)、Timo(芬兰)四名行动者从容地登上钻井平台,将自己悬挂在平台钻口与海面之间。凯恩能源的钻探作业被这些勇士们的平静抗议停止。一时间,巴芬湾的北极海面上,再次恢复了它亘古以来未被打扰过的自然宁静。然而,这次的抗议未能象绿色和平原先计划的那般持续数日甚至数周,在成功关停STENA DON的40多个小时后,北极的恶劣天气降临,为保证行动者们的安全,绿色和平的工作人员们决定终止封锁行动。行动者们登上平台,和平从容地被丹麦军警逮捕,两天后,四位北极的守护英雄安全回到了各自的国家。

 放手北极,超越石油 - Fish - 虞鑫的博客
这次的行动只是一个开始,在行动者撤离钻井平台的当天,绿色和平在伦敦的律师向英国政府寄出了法律通告,有可能持续的法律行动将诉诸于要求英国政府停止颁发任何深水石油钻探作业许可,这完全是基于英国最有实力的石油公司在2010年给人类带来历史上最大深海石油泄漏事故的事实之上。而“希望”号现已掉转船头驶向欧洲,不久之后,北海各国的环境部长们要在挪威聚首召开会议,德国将进行深水钻井禁令的提案。绿色和平“超越石油”的工作项目行将继续在另一个新的层面上展开。
 
比起一年前我在同一地区参与的绿色和平科学考察工作,那美丽荒远的北极,今夏却多出了危险、对抗——发生在人类之间:一方为了经济利益不顾后果,一方为了保护脆弱的自然挺身而出。绿色和平的行动工作常被人们不假思索地形容为疯狂、激进。然而,看到人类对自然如此贪婪榨取,无视刚刚发生的石油泄漏惨剧,如今又开始深挖北极海床,试问世间到底是谁配得上疯狂、激进二字?
 
 
作者:虞鑫 
图片:绿色和平
转载请注明出处,媒体使用请联系作者,谢谢。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