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虞鑫的博客

少管大自然,多问人间事。

 
 
 

日志

 
 

南京梧桐=全球变暖?!  

2011-03-24 14:55:47|  分类: 大树留在南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去的几年,我在做与气候变化(俗称全球变暖)的相关环境工作。在中国首都的办公室里,在北极的科考破冰船上,在联合国哥本哈根气候大会的会场中,我一度颇有些自豪,觉得自己正置身于环境保护工作的风口浪尖,正在参与解决全人类最艰巨的危机——气候变化,这是一个多么遥远伟大、又充满理想的事业。恍然间,一个背井离乡的人貌似多了几分全球责任,实际中反倒渐渐减少了对家乡环境的关心认识。

 

    我来自南京,从小在秦淮河边长大,后来家搬到浮桥,小学是从碑亭巷步行到人民大会堂,中学是从四牌楼骑车到鸡鸣寺。如今的我,每年回去都禁不住会感慨,南京的变化好大,那么多的路名、地名我都没有听过,那么多的大厦、茶馆都没去过。如今的南京,路宽了、楼高了,路上的行人脚步更快了。珍珠河边晨练的大爷大妈们还好吗?我那美丽的英语老师,还在小学里宠着她顽皮的学生吗?古城里,还有叶兆言笔下那被自行车撞了脚,不要医药费只要对方陪着聊聊天的南京人吗?

 

    在史上最让人感到与过去割裂的美剧《迷失》中,科学家丹尼尔告诉大家,一定要有一样属于你自己的恒定物(constant),否则将失去自我,乃至万劫不复。走过这30余年的人生,我认定南京的大树,就是我的恒定物,它们的身影让我联系过去,联系住自己与南京,更帮我面对着不确定的人类未来。

 

    不要误会本篇的标题,我并不是在说,毁了南京的大树,就会导致全球变暖。2009年,我所在一项工作曾收集了近9万名中国公众的支持,于当年底被带到丹麦的哥本哈根。全世界的政客、专家都在那次让人喘不过气的联合国气候大会上心烦意乱,当他们出来透气抽烟的时候,看到了一张中国地图上满满的签名,还有长达几十米,来自中国不同地区的气候灾难纪实图片。那些图里,并没有南京,更没有被砍头除根的大树。

 

    就是那样,曾经的气候大会已成浮云。气候成为了人类的恒定物。虽然,我们仍在继续着这样那样的争论,但接踵而来的气候灾难在提醒着我们,人类做得还远远不够。猛然间,互联网上传来一幅幅南京大树被放到的图片,我感到自己还有上百万南京市民的世界,开始天旋地转,仿佛经历着自己家里的大地震……

 

    城市的建设与应对全球气候一样,首先需要一份最为博爱诚恳的意愿,然后施以科学智慧的努力。我不知道地铁建设规划的调整难度与调整国家能源结构的挑战比起来,会相差多少。但是,我知道,那些大树对于南京的七百万市民,就好比熊猫对于成都,金丝猴对于云南,是中国为数不多的此类恰当比喻之一。

 

    当千百棵60年树龄的大树被移出金陵,其中80%已死亡,当一个古老的城市,以她最后一抹凝重的人文积淀,催醒了市民心中的博爱,愿意为树呐喊,甚至步行替代地铁的时候,那种对意愿的呼唤,让我的心回归了故乡。

 

    最博爱、诚恳的意愿,这就是南京的梧桐与全球变暖的等同之处。

 

本文作者虞鑫是在北京的南京人,任职于一家国际环境机构,先后负责气候变化与公众参与等方面的工作,目前开始介入帮助南京留住大树。(如有媒体希望转载,请与作者本人联系,信箱是:fishyu1969#gmail.com
  评论这张
 
阅读(5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